1. 首页
  2. 香烟知识

中国烟草税(中国烟草2018年或)

1、中国一年的烟税多少?

1.按甲、乙两类来卷烟划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实行从价征收:甲类卷烟税率为56%,乙类税率为36%,并自对两类卷烟增加了每支烟征收0.005元的从量税。同时,在商业批发环节再加征一道从价税,甲、乙两类卷烟税率均为11%。从2015年5月10号起。2.除去从量税,甲类百卷烟消费税税率<67%(由于计价基础影响,这里为不等号,我取的是你的零售价,如度果是成本价,将是>67%)(其实跟09年的相比,甲类知的生产进口环节没有变,还是56%,只是商业批发从原来的5%到了道11%,另外从量增加了0.002元每只。

中国烟草税(中国烟草2018年或)

2、中国买一包10元的烟要交多少税?

我国对烟草的纳税率除了正常的增值税17%(烟叶收购是13%)以外,就是消费税了,税率分别是:1.甲类卷烟45%2.乙类卷烟40%3.雪茄烟40%4.烟丝30%同时规定:从2001年6月1日开始,卷烟消费税计税办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暂行条例》规定的实行从价定率计算应纳税额的办法调整为实行从量定额和从价定率相结合计算应纳税额的复合计税办法。应纳税额计算公式:应纳税额=销售数量×定额税率十销售额×比例税率卷烟消费税税率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暂行条例》规定的比例税率调整为定额税率和比例税率。税率具体调整如下:(一)定额税率:每标准箱(支,下同)150元。

(二)比例税率:1、每标准条(200支,下同)调拨价格在50元(含5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的卷烟税率为45%。2、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不含增值税)以下的卷烟税率为30%。3、下列卷烟一律适用45%的比例税率:——进口卷烟——白包卷烟——手工卷烟——自产自用没有同牌号、规格调拨价格的卷烟——委托加工没有同牌号、规格调拨价格的卷烟——未经国务院批准纳入计划的企业和个人生产的卷烟另外:一、自2004年3月1日起,进口卷烟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按以下办法确定:1、每标准条进口卷烟(200支)确定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的价格=(关税完税价格+关税+消费税定额税率)/(1-消费税税率)。

其中,关税完税价格和关税为每标准条的关税完税价格及关税税额;消费税定额税率为每标准条(200支)0.6元(依据现行消费税定额税率折算而成);消费税税率固定为30%。2、每标准条进口卷烟(200支)确定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的价格≥50元人民币的,适用比例税率为45%;每标准条进口卷烟(200支)确定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的价格<50元人民币的,适用比例税率为30%。二、依据上述确定的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计算进口卷烟消费税组成计税价格和应纳消费税税额。

1、进口卷烟消费税组成计税价格=(关税完税价格+关税+消费税定额税)/(1-进口卷烟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2、应纳消费税税额=进口卷烟消费税组成计税价格×进口卷烟消费税适用比例税率+消费税定额税。其中,消费税定额税=海关核定的进口卷烟数量×消费税定额税率,消费税定额税率为每标准箱(支)150元。

经国务院批准,今年5月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已从5%提高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所有卷烟的批发价整体提高6%,零售价相应上涨。为控制烟草消费,服务人民健康,根据《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和国际惯例,我们预计卷烟提价措施将是渐进式的,今后可能会成为常态。中国烟草制品的实际税率究竟是多少,一直是个悬而未决,有争议的话题,通俗点说,就是一包烟的零售价中究竟含有百分之多少的税款呢?烟草专卖局方面认为,中国卷烟税率已经接近60%,接近世卫组织2014年10月15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国第六次会议建议各国烟草消费税应占烟草制品零售价的70%以上税率的目标。而支持控烟的学者们认为,中国的烟草税率长期被高估,真实税率应是40%到46%左右,距世界卫生组织提倡的“70%”税率相差甚远,两种不同的烟草税率观点,孰是孰非?亦成为烟草专卖局和控烟人士争论的焦点。

2014年10月22日,烟草部门与控烟人士这对争锋相对的两派“破天荒”地在一起召开了一次内部研讨会,就中国烟草实际税率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并达成了“部分共识”。

中国烟草税(中国烟草2018年或)

3、中国是世界烟草大国么?中国的烟草税收是多少?一包20元的烟,老百姓支付了多少税?为什么烟倒成了身份象征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大国,因为中国的吸烟人口是世界上最多的。我给的烟草税为:烟草生产企业首先要缴纳25%—45%不等的消费税。此外要缴纳增值税(适用17%的税率,实际征收率5%-8%不等),有盈利要按照所得额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

烟草行业一直是国家的利税大户,财政、税收对烟草有一定的依耐性,除了消费习惯以外,这也是烟草一直得以生存发展的原因。消费税税率:1.卷烟(1)甲类卷烟45%加0.003元/支(2)乙类卷烟30%加0.003元/支2.雪茄烟25%3.烟丝30%中国必须是世界烟草大国。中国的烟草税收大约是零售价的50-75%,比如说中华烟零售价在55元,那么上缴国家税大约在40元左右。

因为越是高档卷烟,就越是有钱有权人士享用,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可能花几十元甚至上百元去买盒烟来抽,就这么简单旧中国1935年就有,新中国1985年就有,美国1935年就有。身份证并非现今才有,古已有之。但它的起源却是官员的识别符号。

我国最早的“身份证”是在隋唐时期,朝廷发给官员一种类似身份的“鱼符”,它是用木头或金属精制而成的。其形状像鱼,分左右两片,上凿小孔,以便系佩。“鱼符”上面刻有官员姓名、任职衙门及官居品级等。当时,凡亲王和三品以上官员所用“鱼符”均以黄金铸制,显示其品位身份之高;五品以上官员的“鱼符”为银质;六品以下官员的“鱼符”则为铜质。

五品以上的官员,还备有存放“鱼符”的专用袋子,称为“鱼袋”。“鱼符”的主要用途是证明官员的身份,便于应召出入宫门验证时所用。史载:“附身鱼符者,以明贵贱,应召命。

”到武则天时,“鱼符”一度改为其形状像龟的“龟符”,用途与“鱼符”相同。宋代时,“鱼符”被废除,但仍佩带“鱼袋”。至明代,改用“牙牌”,这是用象牙、兽骨、木材、金属等制成的版片,上面刻有持牌人的姓名、职务、履历以及所在的衙门,它与现代意义上的卡片式身份证已经非常接近了。据明人陆容《菽园杂记》载:牙牌不但官员们悬之,“凡在内府出入者,无论贵贱皆悬牌,以避嫌疑”。

由此可知,明代身份证的用处已不仅局限于官员们,并开始向中下阶层发展了。清代各阶层的身份以帽子上的顶子(帽珠)来证明,其帽珠用宝石、珊瑚、水晶、玉石、金属等制成。如果是秀才,可佩铜顶;若为一品大员,则佩大红顶子。

一般百姓帽上无顶,只能用绸缎打成一个帽结。一些富商、地主为求得高身份,常用数目可观的白银捐得一个顶子,由此而出现了“红顶商人”、“红顶乡绅”一类怪事。

中国烟草税(中国烟草2018年或)

4、中国烟草2018年或2017年交了多少税?

2018年中国烟草公司的历史已经超过了1万亿元,这个1万亿元的利税可以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毕竟1万亿并不是什么营业收入,而真正的利税。2017年是亿18年中国烟草税利总额亿,而全国人民上缴的个税才亿元全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几乎呈现逐年递增态势,从2002年的1450亿元,增加到2007年的3880亿元,五年间年均增长率始终维持在20%以上。2009年,税利首次超过5000亿元,此后一路走高,2010年迈上8000亿元,2014年成功突破亿大关,2018年创下亿的历史新高。

实行每月或者每季度期满后15日内申报纳税的各税种2018年度具体申报纳税期限明确如下,请遵照执行,并及时告知纳税人。一、1月、3月、5月、6月、8月、11月申报纳税期限分别截至当月15日。

5、中国烟草业历年来的税收?

2003-2013年,全行业税利总额从1691.7元增到9559.8亿元,年均增加786.8亿元,年均增长18.9%。2009年,中国烟草税收5100亿元2010年,中国烟草税收超过6000亿元2011年,中国烟草税收超过7500亿元2012年,烟草业实现工商税利8649.39亿元2013年,烟草行业工商税利达到9559.8亿元2014年,烟草行业工商税利达到.6亿元烟草行业一直以来都是国家财政税收的重要来源。2003年,全行业实现工商税利共1600多亿元,在中国税务总局新近公布的2003年度中国纳税百强排行榜上,34家烟厂榜上有名,纳税850.64亿元,烟草依然是纳税第一大户。

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烟草所纳税种主要有六种:有属于中央税的消费税和所得税,有属于地方税的城建税、营业税和农业特产税(以下简称“农特税”),还有属于共享税的增值税,其中消费税占烟草税收的比例最大。始于去年年底的新一轮税改涉及诸多税种,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以农特税为例。

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和取消除烟叶外的农特税,并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在5年内取消农业税。取消农业税后,由于烟叶与粮食作物及其他经济作物的比较效益下降,会影响烟农的种烟积极性。针对今年粮油价格上涨的形势,国家局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通过提高烟叶收购价(整体提高10%)来保护烟农收益不致减少,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再来看增值税。

由于增值税将由生产型向消费型转变,允许购进固定资产中所含税款一次性抵扣,解决了对固定资产重复征税的问题。增值税的改革将有利于企业的技改,提高企业的现代化水平。应该说烟草行业更为关注的还是消费税的改革。2001年,国家发文对卷烟消费税在1998年制定的标准基础上进行再次调整,当年6月1日,各烟草企业按实行调整后的卷烟消费税征税。

这次调整主要涉及税率、计征方式、计税基价三个方面:第一,卷烟消费税的税率由原来的三档改为两档,即由1998年规定的“每大箱销售价格在6410元(含)以上的甲类卷烟税率为50%,每大箱销售价格在2137元(含)-6410元的乙类卷烟税率为40%,每大箱销售价格在2137元以下的丙类卷烟税率为25%”改为“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含5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的卷烟税率为45%,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以下的卷烟税率为30%”,第二,针对卷烟企业存在的避税现象和征税方式难以有效控制税基等问题,这次调整还把卷烟消费税的征收方式由以前的从价征税改为从价从量双重征税,第三,将原来按照出厂价计税变为按照调拨价计税。具体来说,就是首先按量每5万支卷烟计征150元的定额税,再按现行卷烟实际调拨价计征消费税。据有关部门的整体静态分析,调整后,中国烟草行业消费税总体税负由原来的40.5%上升为47.3%,即上升6.8个百分点,每年增加82亿元的消费税。

但这一次改革客观上给低档卷烟的生产带来很大的压力。这次调整提高了低档卷烟的税负水平,从积极意义上来看,使得一些原本就只能保持微利的以生产低档卷烟为主的小企业人不敷出、亏损甚至破产,这有利于行业企业组织结构的调整:但另一方面,其他大中型企业迫于税负的压力,纷纷调高卷烟的生产结构,少产甚至不产低档烟,导致低档烟市场的供需产生矛盾。数字最能说明问题,2001年全国五类卷烟比重为23%,而2002年就猛降至17%,但市场对低档卷烟的需求量并没有随着产量的减少而减少,所以现在全国各地出现了低档卷烟供不应求甚至断档的现象。

低档卷烟的长期短缺,不仅给市场管理带来压力,而且还会引发消费者不满甚至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对此,国家局采取定点生产、加大贴补力度等一系列措施,有效地缓解了市场的压力。在现行的财税体制下对各税种进行的调整,对烟草行业都有或大或小的影响,但实际上对烟草行业的发展束缚最大的就是分税制本身。在中国的分税制财政体制下,现行烟草税制设计及与之相关的财政分配方式,对中国烟草的整体发展有着较为严重的制约和影响。

其一,高额烟草税收主要以消费税的形式来体现,虽然消费税是中央税种,但在“基数固定、增长分成”的中央——地方财政分配模式中,它事实上与地方收入高度相关;其结果不但诱致地方政府对烟草企业进行广泛的行政干预,而且使得全国烟草市场的地方保护主义难以从根本上消除,这制约了烟草企业实施真正意义的跨地区兼并与重组,影响了全国烟草资源的优化配置。其二,卷烟消费税完全在生产环节交纳,各地卷烟生产量成了决定地方可支配财力的重要因素;而卷烟生产量又受到严格的国家计划管理,这客观上按初始状态固化了各地的卷烟生产格局,使卷烟生产指标的多少演变成了既得财政利益的多少,阻碍了优势卷烟企业和名优卷烟品牌的持续扩张。——《中国烟草经济研究》分税制在体现其税收意义的同时,业加剧了地方保护和市场的分割,也制约我们“大市场、大企业、大品牌”战略的实施。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坐等国家财税体制“改革春风”的到来、无所作为。工商分离、联合重组、取消县级公司法人资格、推出百牌号目录等等实践证明,我们为提高我国烟草整体竞争力进行的改革举措都是卓有成效的。目前,我们还有许多可“作为”之处,如何优化烟草经济结构,如何合理配置资源,如何健全和完善市场体系,如何增强重点企业竞争力,都是摆在烟草行业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

我们一方面关注国家税收改革的进程,期待能够获得一个有利的税收制度环境,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在坚持专卖制度的前提下,积极改革,稳步前行。本文来自:U88()详细出处参考:烟草行业一直以来都是国家财政税收的重要来源。2003年,全行业实现工商税利共1600多亿元,在中国税务总局新近公布的2003年度中国纳税百强排行榜上,34家烟厂榜上有名,纳税850.64亿元,烟草依然是纳税第一大户。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烟草所纳税种主要有六种:有属于中央税的消费税和所得税,有属于地方税的城建税、营业税和农业特产税(以下简称“农特税”),还有属于共享税的增值税,其中消费税占烟草税收的比例最大。

始于去年年底的新一轮税改涉及诸多税种,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以农特税为例。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和取消除烟叶外的农特税,并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在5年内取消农业税。

取消农业税后,由于烟叶与粮食作物及其他经济作物的比较效益下降,会影响烟农的种烟积极性。针对今年粮油价格上涨的形势,国家局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通过提高烟叶收购价(整体提高10%)来保护烟农收益不致减少,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再来看增值税。

由于增值税将由生产型向消费型转变,允许购进固定资产中所含税款一次性抵扣,解决了对固定资产重复征税的问题。增值税的改革将有利于企业的技改,提高企业的现代化水平。应该说烟草行业更为关注的还是消费税的改革。

2001年,国家发文对卷烟消费税在1998年制定的标准基础上进行再次调整,当年6月1日,各烟草企业按实行调整后的卷烟消费税征税。这次调整主要涉及税率、计征方式、计税基价三个方面:第一,卷烟消费税的税率由原来的三档改为两档,即由1998年规定的“每大箱销售价格在6410元(含)以上的甲类卷烟税率为50%,每大箱销售价格在2137元(含)-6410元的乙类卷烟税率为40%,每大箱销售价格在2137元以下的丙类卷烟税率为25%”改为“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含5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的卷烟税率为45%,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以下的卷烟税率为30%”,第二,针对卷烟企业存在的避税现象和征税方式难以有效控制税基等问题,这次调整还把卷烟消费税的征收方式由以前的从价征税改为从价从量双重征税,第三,将原来按照出厂价计税变为按照调拨价计税。具体来说,就是首先按量每5万支卷烟计征150元的定额税,再按现行卷烟实际调拨价计征消费税。

据有关部门的整体静态分析,调整后,中国烟草行业消费税总体税负由原来的40.5%上升为47.3%,即上升6.8个百分点,每年增加82亿元的消费税。但这一次改革客观上给低档卷烟的生产带来很大的压力。这次调整提高了低档卷烟的税负水平,从积极意义上来看,使得一些原本就只能保持微利的以生产低档卷烟为主的小企业人不敷出、亏损甚至破产,这有利于行业企业组织结构的调整:但另一方面,其他大中型企业迫于税负的压力,纷纷调高卷烟的生产结构,少产甚至不产低档烟,导致低档烟市场的供需产生矛盾。

数字最能说明问题,2001年全国五类卷烟比重为23%,而2002年就猛降至17%,但市场对低档卷烟的需求量并没有随着产量的减少而减少,所以现在全国各地出现了低档卷烟供不应求甚至断档的现象。低档卷烟的长期短缺,不仅给市场管理带来压力,而且还会引发消费者不满甚至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对此,国家局采取定点生产、加大贴补力度等一系列措施,有效地缓解了市场的压力。在现行的财税体制下对各税种进行的调整,对烟草行业都有或大或小的影响,但实际上对烟草行业的发展束缚最大的就是分税制本身。

在中国的分税制财政体制下,现行烟草税制设计及与之相关的财政分配方式,对中国烟草的整体发展有着较为严重的制约和影响。其一,高额烟草税收主要以消费税的形式来体现,虽然消费税是中央税种,但在“基数固定、增长分成”的中央——地方财政分配模式中,它事实上与地方收入高度相关;其结果不但诱致地方政府对烟草企业进行广泛的行政干预,而且使得全国烟草市场的地方保护主义难以从根本上消除,这制约了烟草企业实施真正意义的跨地区兼并与重组,影响了全国烟草资源的优化配置。其二,卷烟消费税完全在生产环节交纳,各地卷烟生产量成了决定地方可支配财力的重要因素;而卷烟生产量又受到严格的国家计划管理,这客观上按初始状态固化了各地的卷烟生产格局,使卷烟生产指标的多少演变成了既得财政利益的多少,阻碍了优势卷烟企业和名优卷烟品牌的持续扩张。

——《中国烟草经济研究》分税制在体现其税收意义的同时,业加剧了地方保护和市场的分割,也制约我们“大市场、大企业、大品牌”战略的实施。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坐等国家财税体制“改革春风”的到来、无所作为。工商分离、联合重组、取消县级公司法人资格、推出百牌号目录等等实践证明,我们为提高我国烟草整体竞争力进行的改革举措都是卓有成效的。

目前,我们还有许多可“作为”之处,如何优化烟草经济结构,如何合理配置资源,如何健全和完善市场体系,如何增强重点企业竞争力,都是摆在烟草行业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我们一方面关注国家税收改革的进程,期待能够获得一个有利的税收制度环境,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在坚持专卖制度的前提下,积极改革,稳步前行。烟草行业一直以来都是国家财政税收的重要来源。2003年,全行业实现工商税利共1600多亿元,在中国税务总局新近公布的2003年度中国纳税百强排行榜上,34家烟厂榜上有名,纳税850.64亿元,烟草依然是纳税第一大户。

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烟草所纳税种主要有六种:有属于中央税的消费税和所得税,有属于地方税的城建税、营业税和农业特产税(以下简称“农特税”),还有属于共享税的增值税,其中消费税占烟草税收的比例最大。始于去年年底的新一轮税改涉及诸多税种,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以农特税为例。

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和取消除烟叶外的农特税,并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在5年内取消农业税。取消农业税后,由于烟叶与粮食作物及其他经济作物的比较效益下降,会影响烟农的种烟积极性。针对今年粮油价格上涨的形势,国家局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通过提高烟叶收购价(整体提高10%)来保护烟农收益不致减少,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再来看增值税。由于增值税将由生产型向消费型转变,允许购进固定资产中所含税款一次性抵扣,解决了对固定资产重复征税的问题。增值税的改革将有利于企业的技改,提高企业的现代化水平。应该说烟草行业更为关注的还是消费税的改革。

2001年,国家发文对卷烟消费税在1998年制定的标准基础上进行再次调整,当年6月1日,各烟草企业按实行调整后的卷烟消费税征税。这次调整主要涉及税率、计征方式、计税基价三个方面:第一,卷烟消费税的税率由原来的三档改为两档,即由1998年规定的“每大箱销售价格在6410元(含)以上的甲类卷烟税率为50%,每大箱销售价格在2137元(含)-6410元的乙类卷烟税率为40%,每大箱销售价格在2137元以下的丙类卷烟税率为25%”改为“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含5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的卷烟税率为45%,每标准条调拨价格在50元以下的卷烟税率为30%”,第二,针对卷烟企业存在的避税现象和征税方式难以有效控制税基等问题,这次调整还把卷烟消费税的征收方式由以前的从价征税改为从价从量双重征税,第三,将原来按照出厂价计税变为按照调拨价计税。具体来说,就是首先按量每5万支卷烟计征150元的定额税,再按现行卷烟实际调拨价计征消费税。据有关部门的整体静态分析,调整后,中国烟草行业消费税总体税负由原来的40.5%上升为47.3%,即上升6.8个百分点,每年增加82亿元的消费税。

但这一次改革客观上给低档卷烟的生产带来很大的压力。这次调整提高了低档卷烟的税负水平,从积极意义上来看,使得一些原本就只能保持微利的以生产低档卷烟为主的小企业人不敷出、亏损甚至破产,这有利于行业企业组织结构的调整:但另一方面,其他大中型企业迫于税负的压力,纷纷调高卷烟的生产结构,少产甚至不产低档烟,导致低档烟市场的供需产生矛盾。数字最能说明问题,2001年全国五类卷烟比重为23%,而2002年就猛降至17%,但市场对低档卷烟的需求量并没有随着产量的减少而减少,所以现在全国各地出现了低档卷烟供不应求甚至断档的现象。

低档卷烟的长期短缺,不仅给市场管理带来压力,而且还会引发消费者不满甚至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对此,国家局采取定点生产、加大贴补力度等一系列措施,有效地缓解了市场的压力。在现行的财税体制下对各税种进行的调整,对烟草行业都有或大或小的影响,但实际上对烟草行业的发展束缚最大的就是分税制本身。在中国的分税制财政体制下,现行烟草税制设计及与之相关的财政分配方式,对中国烟草的整体发展有着较为严重的制约和影响。

其一,高额烟草税收主要以消费税的形式来体现,虽然消费税是中央税种,但在“基数固定、增长分成”的中央——地方财政分配模式中,它事实上与地方收入高度相关;其结果不但诱致地方政府对烟草企业进行广泛的行政干预,而且使得全国烟草市场的地方保护主义难以从根本上消除,这制约了烟草企业实施真正意义的跨地区兼并与重组,影响了全国烟草资源的优化配置。其二,卷烟消费税完全在生产环节交纳,各地卷烟生产量成了决定地方可支配财力的重要因素;而卷烟生产量又受到严格的国家计划管理,这客观上按初始状态固化了各地的卷烟生产格局,使卷烟生产指标的多少演变成了既得财政利益的多少,阻碍了优势卷烟企业和名优卷烟品牌的持续扩张。——《中国烟草经济研究》分税制在体现其税收意义的同时,业加剧了地方保护和市场的分割,也制约我们“大市场、大企业、大品牌”战略的实施。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坐等国家财税体制“改革春风”的到来、无所作为。工商分离、联合重组、取消县级公司法人资格、推出百牌号目录等等实践证明,我们为提高我国烟草整体竞争力进行的改革举措都是卓有成效的。目前,我们还有许多可“作为”之处,如何优化烟草经济结构,如何合理配置资源,如何健全和完善市场体系,如何增强重点企业竞争力,都是摆在烟草行业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我们一方面关注国家税收改革的进程,期待能够获得一个有利的税收制度环境,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在坚持专卖制度的前提下,积极改革,稳步前行。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ssx.com/500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